北京鼻炎医院推荐联盟

从于莺自建诊所说起:互联网医疗有必要自建线下诊所吗?

E药互联网研究2019-05-03 07:06:17

作为保守派,我个人最中意美中宜和、丁香园这样老老实实自建全科诊所的模式,这种最笨最费力的办法能给人最大的安全感,但显然速度不可能很快。


医疗行业的兴起已经是非常明显的趋势,互联网企业进入这个领域也是板上钉钉的现实。难题在于,关于这个技术门槛超高且信息不对称极强的市场,互联网企业一贯擅长的中间平台战略看起来并不那么有效。虽然整个“互联网+医疗”产业仍然刚刚起步,但是在该不该自建诊所这个问题已经出现非常大的差异。


阿里健康是彻底的平台思路,不仅丝毫没有自建诊所的迹象,连平台上出售药品的商家都是靠已经存在的线下药店抢单,这可以算最没有资产包袱的发展思路。


春雨医生是中间派,线上问诊建立优势之后与现成的医院合作,这样就可以用最小的成本让医生和患者见面,把App上积攒的流量优势从线上搬到线下。创始人张锐还在近期回应负面传闻的时候表示,轻资产开诊所的模式会继续下去,现在已经有154家线下诊所在运转。


专业背景最深厚的丁香园则从头开始砸重金自建诊所,这是资产负担最重也速度最慢的模式。从传出丁香园自建诊所开始,差不多一年之后第一家线下诊所才刚刚开张。显然,从互联网行业最重视的速度上看,自建诊所慢于轻资产诊所,而轻资产诊所又慢于只做平台。


该不该自建诊所?对于这个问题,急诊女超人于莺的经历是对整个行业都非常有借鉴价值的案例。


于莺在在协和医院时就在微博聚集了很高的人气,现在已经是五皇冠的淘宝店主。从协和离职时的目标是当全科医生开小诊所,这既没有太多创业野心又符合她的专业能力,自带流量的明星医生也符合互联网创业法则。然而,她最终选择与已经建有数家妇儿医院的美中宜和合作,用看起来最费力最笨拙的方式从头做一家综合门诊中心。


严格来说,于莺和美中宜和综合门诊只能算医疗,和互联网行业扯不上太多关联。可是从于莺的选择和美中宜和的规划,可以看出“互联网+医疗”在自建诊所这件事上为什么会有如此截然不同的选择。


于莺的诊所怎么样了?


简单说,这是一家耗资近2000万并且数年内无法盈利的高端全科诊所。


五岳散人算是新浪微博上的一个大V,以时评、毒舌和对食物的品味出名,他已经长居日本并且打算引入去日本体检的医疗服务,眼光很高且对国内外医疗体验比较了解。五岳散人对诊所的评价是:


“来@急诊科女超人于莺的医院看看膝关节的伤,环境真是挺好的,基本上赶上国外医院的环境了,而且问诊时间也长,还给讲解健身常识以及关节解剖知识,花费了三百块。”


从患者体验的角度看,已经有十多年产科经验的美中宜和很容易达到你对医院的各种服务要求。注重细节的温馨环境,比起冷冰冰让人紧张的三甲大医院更容易让患者放松。诊所的医生实力也不必担心,不善科研却仍然是好大夫的于莺是中国顶级医学院协和的博士,各个科室的医生在学历、能力和态度上无可挑剔。这里自然也不会有嘈杂的人群,不仅是因为全部实行预约制,而且诊所本来就要求接待每位患者的时间在半小时以上,满打满算一个医生一天的接诊量也不会超过十个。


三百元的挂号费看似很贵,可是里面已经包含了医生半个小时以上的细致服务,更是丝毫没有让患者多买药的动力。


自建诊所有多难?


当然是非常困难,否则大家都会肯定会毫不犹豫自建诊所,不会像现在这样或轻或重的方式去妥协。


美中宜和在找到于莺建设综合门诊之前,已经在在生孩子这件事上耕耘了10多年,旗下在北京地区有7个医疗机构可以提供产科服务。有这样一个强大的集团在背后支持,看似把医疗服务从服务生孩子的妇儿科转向服务全家人的综合门诊是非常自然的发展路径,但是其中的难度增长差了一个数量级。


如果只是针对特定领域的医疗需求,例如围绕生孩子提供服务的美中宜和,已经能够在产前检查、婴儿出生、给新生儿打疫苗等方面具备足够的人员和设备实力。同样的逻辑也适用于牙科诊所、整形诊所甚至某些看似困难的专科疾病诊所,几千万甚至几百万的投入就能达到不错的水平。


当服务范围扩展到综合门诊的时候,2000万砸进于莺这家综合门诊之后,你会发现这家诊所的医疗实力仍然比大家习以为常的三甲医院差出一大截。在于莺的诊所里,超声波等小型设备虽然能够普及到每个医生的诊室,但是除此之外的大型医疗设备就只能照X光了。诊所也有一个小小的手术室,但由于环境和设备所限,也只能做些非常简单的门诊手术。


这么说吧,假如患有阑尾炎这样普外科最基础手术的病人来到于莺的诊所,只能尽量迅速转诊其他三家医院,更别说更危重的急诊病人了。2000万这样金额不能说少的一笔钱,只能砸出这样一个小而美的诊所。于莺的诊所更适合不严重的常见病和长期性的慢性病,如果想处理大家最害怕的急重症,恐怕需要上亿元的投入,能在中国提供此类服务的仍然主要是大型三甲医院。


自建诊所的意义在哪里?


对于美中宜和来说,单在北京地区就开立数家妇儿医院之后,综合门诊是非常必要的延伸。


像中美宜和、和睦家这样从生孩子的高端服务开始,都是服务于国内非常优质的客户群,他们乐于付出更高的费用享受大型三甲医院无法提供的优质服务。如果服务范围停留在妇儿医院,好不容易产生联系的高端客户,在孩子稍大一点之后就会退出服务范围之外。只有提供面向整个家庭的全科医生服务,才能提前锁定有生孩子需求的客户,以及在客户生完孩子之后继续留在自己的医疗服务体系内。


以上业务逻辑是非常合理的,但是对于从线上起家的互联网医疗公司来说完全不适用。即便是在自建诊所道路上最坚决的丁香园,在短期内也不可能搞出一个可以在医疗服务能力上与大型三甲医院匹敌的诊所,更别说轻资产的春雨医生线下诊所和其他主公牙科整形之类专科诊所。


无论再怎么聚集线上医疗资源,反正都会有大量急重症必须交给大型三甲医院,做互联网医疗的企业线下自建诊所真的会有什么不可替代的作用吗?


对于医疗这个改革了几十年仍然是一笔糊涂账的领域,我有自己的偏爱和猜想,但依然没有信心去评判现在互联网医疗的种种模式。作为保守派,我个人最中意美中宜和、丁香园这样老老实实自建全科诊所的模式,这种最笨最费力的办法能给人最大的安全感,但显然速度不可能很快。


春雨医生线下诊所的轻资产模式引发了很多争议,其中当然很容易挑出很多缺陷,可是在这个贩卖医疗流量和莆田系横行的大形势下,把春雨模式想得再恶劣也排不到作恶最前列。至于断言医生会失业的阿里健康平台,愿意给这个领域投资总不是坏事。


来源:虎嗅网 ,原文链接http://www.huxiu.com/article/129182/1.html



Copyright © 北京鼻炎医院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