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鼻炎医院推荐联盟

北京某大医院护士长痛批:白血病化疗是谋财害命!

实时新观察2019-04-13 15:41:27

my潮流
精致生活,独立、时尚、坦然、有格调!


来源:国珍健康

北京某大医院护士长痛批:白血病化疗是谋财害命!

▲有个民间中医认为,就是健康的人,将治疗白血病的程序在他身上实施,健康的人一样会死。图为河北定州某白血病患者,年仅15岁。


导读  

本文作者是北京某大医院护士长,治疗自己的白血病表妹,给治死了,因此反思,并做了化疗药量的对比实验。实验表明,化疗药量越大,患者死的越快。


    1993年,我毕业于北京卫校,幸运地就职于北京著名某医院。开始了与白血病患者打交道的生涯,目睹了白血病患者的痛苦及白血病患者家人的悲哀。经过十年的努力,我终于成为护士长,可是我一点儿也高兴不起来。看着一个个鲜活的生命从医院走向死亡的终点,我欲哭无泪。


    本医院在患者心目中是神圣的,是治疗白血病权威的地方。我一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的,所以当我堂妹得了白血病以后,首先想到的是这里。当她征求我的意见时,我也毫不犹豫地肯定这里。因为我觉得,在本医院才有生的希望。


1

堂妹悄悄给我说:“姐,一定要进行化疗吗···我有些害怕。”

    那时我刚工作不到三个月,尽管已经看到不少白血病患者命赴黄泉,但是我却从来没有思考过什么,想当然地认为这些都是运气不好的患者。


    堂妹比我小两岁,可是却像我的姐姐,因为她比我高,比我泼辣,按她自己的说法,是个女汉子。她从小就是我的保护神,她学过跆拳道、散打,一般的男人也不是她的对手。我百思不得其解,这样的女汉子怎么会得白血病?


    没等我想清楚,她已经迫不及待地赶过来了。只背个旅行包,带些随身换洗的衣服,一个人就来了。我笑着问她:“妹子,你是来旅游的吗?”


    她也笑了,回答说:“我是你的救命恩人,现在是你报答我的时候,一切由你呢。”我假装生气:“你都生病了,还这么霸道?”她晃晃拳头:“不要以为病人的拳头是吃素的。”


    我这个刚工作的护士想安排个患者还真不是容易的事,好在有个医生对我有好感,我也乐得利用一下。这样,堂妹被安排在我所在的病区,由我直接照顾。这件事让我对那位医生充满感激,也让我后来嫁给了他。


    说实话,堂妹当时根本不像个病人,还是那么风风火火的样子,还能学着当年的样子将我从一楼抱到五楼。只是现在可以看出她一些疲惫的样子,面色有些苍白。一星期后,我的叔叔和婶娘也过来了。在我未来老公的安排下,正式开始了治疗。


    一开始是各种检查,包括CT、抽血化验、骨穿等,堂妹一直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可是当她准备做股穿刺时,在那那长长的针头面前,终于没有忍住眼泪。她后来告诉我,如果不是我在场,她可能会放声大哭,她不忍破坏自己在我心目中的形象。接下来,化疗是理所当然的,前四个疗程的化疗都比较轻松,甚至没有很多患者常有的各种反应。


    我为堂妹高兴,叔叔、婶娘也很欣慰。我未来的老公说非常难得,主治医师认为效果非常好。总之,大家都沉浸在胜利的喜悦中。只是堂妹的气力大不如从前,从女汉子变成了林妹妹。从一开始不好意思要我照顾她的日常生活,到对我的照顾习以为常。


    可是,当进行第五个疗程的时候,一切都变了模样。堂妹悄悄给我说:“姐,一定要进行化疗吗?我怕我扛不住了,我有些害怕化疗。”我笑着安慰她:“好妹妹,你会坚持住的。都挺过四个疗程了,什么困难能难住你?”


    这一次,化疗的反应异常强烈,堂妹吐得昏天黑地。连喝水都吐,饭就更不能吃了,她一下子崩溃了。这以后,她虚弱得几乎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甚至无法独立完成大小便之类的事。这以后,堂妹的脾气越来越不好,频繁地跟叔叔、婶娘发脾气。最后跟我也生气,只是偶尔状态稍好,也会跟我道歉。


    在这样的状态下,一星期两次抽血是必须的,两星期左右一次骨穿刺是正常的。我知道这是院方对于白血病治疗的规定,为什么要这样规定我就不得而知了。问我未来的老公,只告诉我,在医院只能按照医院的规定办,只能按照正规的程序走。叔叔、婶娘有了不安,我内心更加不安,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做了错事。


    经过十八个月的治疗,我的堂妹还是走了。我的痛难以用语言表达,叔叔、婶娘的绝望深深地震动了我,堂妹是他们唯一的孩子。治疗过程中,与其他患者不同的是,堂妹没有进过重症病房。一是考虑经济负担,二是未来的老公告诉我没有必要。我不知道为什么没有必要,但是我相信他。全部治疗费用的自费部分53万元。


2

医院不会有擅自做主的医生

    从此,我不敢完全相信医院对于白血病的治疗,甚至开始思考到底是不是只能进行这样的治疗。我曾经问过未来的老公,他说不清楚。只说这是治疗规范,任何人无权改变这样的治疗格局。他还告诉我,作为医生,可能跟军人有相似的地方。军人以服从命令为天职,医生以遵守医院规范为准绳。按照医院的规范治病,患者无论怎么样,医生不用承担半点责任,否则,后果自负。所以,医院不会有擅自做主的医生。医生最大的灵活性在于,用A化疗药,还是用B化疗药。而且还得有患者家属的书面认可,无论他们懂与不懂。


    我开始有点憎恨医院,深深地同情患者。我照顾患者是用心的,无论患者以什么态度对我,我都是理解的,从不记恨他们。更不好像其他护士一样,因为自己的不满,在给患者扎针时,做一些让患者痛苦的手脚。


    对于白血病的治疗,我无法从医院的角度了解真相,便开始在网上寻找相关信息。有些民间中医治好了白血病,我是半信半疑的。但是,一些民间中医的观点,我是认可的,他们认为化疗药是毒药,我也是这么认为的。有一次,在给患者输化疗药时不小心沾了一点,结果皮肤当时就红肿。由于处理及时,没有进一步伤害,却给我留下了深刻印象。


    有个民间中医认为,就是健康的人,将治疗白血病的程序在他身上实施,健康的人一样会死。如果这是真的,我的堂妹就是被医院害死的。我开始多了心眼,我要验证自己的想法。作为护士长,我无权决定患者的治疗行为。但是,患者用药的环节是我掌控的。有一次,一个年龄较大,情况不太乐观的患者入院。医生决定进行化疗,他们觉得风险较大,但是患者家属坚持。主治医师叹了口气,自言自语:“凶多吉少啊!”


    在场的其他人怎么想的,我不知道,我是理解他的意思的。输化疗药时,我偷偷减少了一半药量。结果这个患者几乎没有多少不适反应,患者家属一再对主治医师表示感谢。


    后来,我就有意思进行比较,将我的病区患者分几组,分别减少不同的量。事实说明,用足量化疗药的患者,反应最强烈,情况最糟糕。反之,情况会好很多。一个7岁的孩子,我不忍看他死去,一直偷偷减少他的用药量。结果他一直顽强地活着,医院一直把他作为典型病例进行报道。也许由于我的擅自做主,本医院的患者平均寿命远长于其他医院,使得人们普遍认为本医院是治疗白血病效果最好的医院。


    我知道,我的行为是违反医院规定的,甚至是违法的。只是如果我的行为可以救人,我至死不悔。我的做法连自己的老公都不敢告诉,因为他知道后一定会坚决反对。我更不知道,如果患者及患者家属知道我这么做过,会怎么想。


    最近,我的工作调整,不在白血病区工作了。但是,不忍患者继续错误的治疗,不忍心看他们前赴后继地走人财两空的路,将此真相告诉你们,是非让天理定论吧。


3

附记:白血病人十个里有七八个都是死于感染,而不是死于疾病本身

    1、据报道,有一个肺结核病人被误诊为肺癌进行化疗。。。后来发现误诊后马上采取补救措施,但病人最终死于化疗后引起的感染,在这里我也发现,白血病人十个里有七八个都是死于感染,而不是死于疾病本身。


    2、据报道,有一位女士,被误诊为肺癌,化疗导致伤残。。。已经花了260万,还得继续无止境地花大钱,才能续命。


    附记3、“你们觉得目前的医患关系是和谐的吗?”倪萍开门见山的这一问,让嘻嘻哈哈的医生们瞬间陷入沉思。北京大学第一医院心外科医生董士勇坦言,六年中他跟患者吵过十次以上的架,大部分都是因为患者的一些偏见:“许多患者和家属都觉得,来医院就是为了要治好病。但几乎所有的慢性病都是无法治愈的,目前能完全治愈的疾病,两只手就可以数得过来了。”


    西医分出的病种,已经达到几十万种,但他们自己也承认,能完全治愈的不过十来种或几十种,几乎所有慢性病都无法治愈。而白血病,西医又认为是最难治的。他们连普通病都不会治,又怎么可能治愈白血病呢?


    但他们明知自己不会治,却还只许他们自己治。如果中医去治,即使治愈,也很容易被当做非法行医处理。这又是何道理呢?

点击菜单,可查看推荐书籍

推荐精品号:有态度观察


推荐图书(点击下方图片查看详情)

《哈佛中国史》哈佛出版社镇社之宝,竟然是一套中国史

《讲谈社 中国的历史》10位日本顶尖教授联合撰写的中国史


《民国老课本》唤醒国语与学童生命关联


《罗马人的故事》现在中国的诸多问题,罗马史里早就写了

Copyright © 北京鼻炎医院推荐联盟@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