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鼻炎医院推荐联盟

在协和的24年里,我“幸运地”值了16次除夕班……

中国医学论坛报2019-04-22 14:05:55

讲述者:北京协和医院肝脏外科副主任医师、北京协和医院杰出青年,杜顺


前些天,我手下的住院医说,他要去下一个科室抽签,决定春节放假哪天值班,我不以为意。


今天,我们科总值班说春节假期有几天没有人愿意值班,需要抽签决定。


我们主任对此表示无奈,说:“年轻人要多吃苦,以后才有机会享福。”在主任工作的近三十年里,前十年,没有一年是回家过年的。


随着年纪增长,我已不值一线班多年,但是那些在值班室里度过的除夕,依旧历历在目。




1
春节联欢晚会开始的时候,我在写死亡证明书


在工作的第一年,我最年轻,理所当然地在除夕、初一值班。那天下午,在院领导来慰问值班之前,我巡视了一遍病房。病房里能出院的都出院了,不出院的也基本快出院了,只有一位胃癌晚期患者,出现了终末期征象。我叮嘱家属,注意患者的呼吸。患者家属对我说,他们完全知道老人的情况,希望能在医院里走完他的人生,在医院里至少老人可以减少痛苦。


傍晚,院领导来看望值班的医生、护士,照例询问了病房情况,并告知晚上食堂有免费的团圆饭,还可以抽奖。这对于当时每月仅2000元工资的我,无疑是一个巨大的诱惑。


在六点多,我准备去食堂吃免费的晚餐时,情况出现了。护士听到监护仪报警,过去看,患者血氧饱和度下降到90%,出现呼吸困难。我和护士立马忙碌起来:加大吸氧、吸痰、呼吸兴奋药、胸廓辅助呼吸、强心药、心外按压……最终病人家属说:“谢谢,让他安静地走吧。”


八点多,春节联欢晚会开始的时候,我在写死亡证明书。


2
春节联欢晚会开始的时候,我在写入院记录


第二年春节,我正好轮转特需病房。特需病房只有四位外科医生,我们ABCD的值班,除夕正好轮到我。为了能更好地休假,我们调整为每人两天,我又是除夕、初一。


特需外科这时已经没什么患者了,有的几个也不重,所以我想着晚上又可以去吃免费晚餐和抽奖。然而,下午三点多特需急诊的一个电话把我的完美计划打破了。


“喂,这是协和医院特需急诊吗?我们在某某肿瘤医院,这边的护士让我们到你们医院来,五点多你们有人吗?我们五点多过去!”


原来,病人在某医院做了Mile’s手术,术后3月腹痛。他们去该院急诊,给予了输液。今天是除夕,该院的护士告诉病人:他们医院没有急诊,在这里,就只有护士给输液。不如去协和医院吧,协和有急诊,医生随时观察。“你们能肯定协和医院能接收吗?”“如果普通急诊不接受,特需急诊肯定接收。”于是,病人在该院输完液、回家团圆后来了。悲催的我只好在别人的饭香中开始问病史、查体。


八点多,春节联欢晚会开始的时候,我在写入院记录。


3
春节联欢晚会开始的时候,我在……


在工作的第四年,开始轮转外科急诊。外科急诊也是只有四位外科医生,按照“白班、夜班、下夜班、休息”12小时倒班。这次也正好轮到我除夕。为了能更好地休假,我们调整为每人24小时。


急诊上班的医生要兼顾急诊流水的患者,也要兼顾急诊留观的患者。但快过年了,除非病重得不行了,一般患者都不愿意留在急诊,不仅没有过年的气氛,环境、空气还很差。所以,急诊留观没什么患者。因为除夕天气寒冷,外面打架的少了;另外,工人都回家过年了,事故也少了,所以急诊流水的患者也少。整个白天没什么特殊的事。


晚7点,我把仅有的几位留观患者都处理完毕了。那时候,急诊是没有电视的,智能手机也还没有发明,我就挨着暖气看书。这时,门被一个胳膊肘子撞开了。一位中气十足的北京老爷们进来了,右手还抓着左手大拇指,左手大拇指上包裹着卫生纸,卫生纸已经被血浸透,血时不时地往下滴。


老爷子丝毫没有疼痛的样子,自豪地说:大过年了,徒弟给我拿了块肉,肉太大,我想切开,结果切到手了。我打趣说:你徒弟也不把肉切好了给您!老爷子说:肉大,能显示出徒弟的孝心!确实,现在,很多传统正被抛弃,能保留这些传统的人,都是好人!


在和老爷子一句一句的对话中,我给他拔指甲、缝甲床、止血、包扎。窗外,飘来春节联欢晚会主持人的问候!


4
最近的一个除夕


在2016年春节前夕,有一位右肝巨大肝癌的小伙子来到协和医院门诊,在这之前,他已经去了北京好几家大医院求医,都被婉拒了。他的父母是非常朴实的农民,陪着他。看着他们一家非常渴望和恳求的眼神,我没法拒绝。就冒险把他收到了病房。


大家都知道,春节放假期间,病房里只有值班的住院医和护士。如果有特别危重的病人,他们就会非常忙。你在家里休假,他们在这里忙得四脚朝天,你自己也觉得不好意思。所以春节前我们一般不安排太大的手术。但是这个病人进来,科里非常重视,进行了多次多科会诊。制定了各种应急方案。手术非常顺利,但术后患者出现肝肾衰竭,经过MICU 各位同仁的帮忙,患者肝功能逐渐恢复,但肾功能一直没好,需要血滤支持。在除夕前一天,他转到我们病房,我帮他联系了血滤。除夕那天早上,我到病房去看病人时护士跟我说:病人昨天晚上尿了1000多毫升!我一听,内心非常激动,因为这个病人过来了,他的肝功能开始恢复了!我还发了一个微信朋友圈:



发表于4天前杜顺达
查看:13500回复:135

当医生久了以后,兴奋点可能会和常人不一样,别人看见醇香的美酒非常高兴,我们看见尿液会非常高兴!


病人也非常高兴,说:


别人在除夕夜吃年夜饭非常高兴,我是喝年夜水非常高兴!


我也想说两点自己的感悟:第一点就是,除夕夜的值班对于医生来说只不过是很多个值班中的一个,它和普通的周末值班在很大程度上类似。当时心情会有点不爽,但很快也就过去了。


对于协和医院的医生来讲,无论是什么节假日,都会有一线、二线的医生到病房里查房。如果病人病情比较严重,有时甚至会“骚扰”到三线、四线的医生。来保证病人的安全。


第二点是我从住院医开始就被协和的老教授熏陶、教导,他们教导我:如果你的病人比较危重,那你无论何时都一定要亲自去看病人。这样才会最好地了解病人的病情,最好的治疗。


除夕夜值班,是医生诸多值班中的普通一天。只因为除夕特殊的意义才赋予了值班特殊的含义。但既然选择了医生这份职业,也就选择了责任和奉献。在这个特殊而平凡的日子里,我也能深刻地体会到协和的院训:严谨求精,勤奋奉献。


本文内容原文收录在人民卫生出版集团出版的《医生你好——协和八的温暖医学故事》一书中,也欢迎大家在评论里分享你在春节期间值班的故事。




Copyright © 北京鼻炎医院推荐联盟@2017